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苏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正气与大气

——苏华的大写意花鸟

2014-09-05 09:14:1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林蓝
A-A+

  苏华擅书法,书法中有男子气度,注重大布局,篇章行字,黑白粗细,大张大合,注重大节奏,长短疏密,轻重缓急,大笔大墨,一如她的大写意花鸟。

  苏华的画有正气,这正气在于她一直坚持在中国画的主源线上不断地探索、深入,心无旁骛。以水系作比,每一个艺术体系都有其主源,主源线体现的是这个艺术体系的主旋律,主源线上的样式决定了整个体系的基调,同时主源会分出众多支流,支流线上的样式总存有着或多或少的变奏,与主旋律相异相和,并使之丰富。中国画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视觉艺术体系,以线的书写为基础,以笔墨为中心,这是中国画的主线,是源。从古到今,历代画家的天赋与努力使中国画主源宽广而深厚,而也正因如此后来者想要在主源线上推进一步都显得难乎其难,因而有“打进去”难与“打出来”难的说法,在传承中开拓实在需要较以往更多的勇气、执着与悟性,但这应该是正道。苏华的大写意花鸟始终是在正道上不断地“打进去”,得益于书法,酣畅而肯定的中锋书写是她画面最大的特色,注重线的张扬,注重笔与墨,注重黑与白,其中不少画面还以诗书画有机而默契的结合表达个人意兴品格,体现了文人水墨的醇正传统。《八方风雨》以粗拙浓黑的草书行笔穿插留空写出瓜藤的粗枝大叶,葫芦以中锋行笔处理为一片淡赭色水迹,中点一点沙沙的红蜻蜓,而一角的题款“八方风雨”的造型运笔也一如写藤写枝写叶般,其文字内容透露出来的沧桑意味更与通幅沙涩沉厚的用笔呼应。《美人蕉》以纯粹的水墨加入一种红颜色,画下部是浓墨冲渍而成的黑叶,上部大量留白,黑白中间以勾填法画出浓红的美人蕉花,画上部左侧端稳地设置着题款,黑白灰红,真挚质朴。《丹青一路任纵横》则以松、菊、梅、牡丹岁寒四友为题材,花枝满布,笔笔写出,画面正中留白处用朱砂题下其艺术自白“丹青一路任纵横,神驰丘壑爱百花,寻寻觅觅还是我,风风雨雨自欢颜”,诗书画印,浑然一体。

  打进去不易,打出来更难,苏华的大写意花鸟在传统矩度之内更有着极个性化的发挥,点、线、面的笔墨构成体现的是一种生气勃勃而又富于力度的时代的美感,体现出其独特的大气之美。在造型语言上,她注重的是点、线、面,注重的是现代性,如《种豆得瓜》以单纯的黑与白构成,且白宣纸上的水墨变化单取最深的黑,此间点线面的形态十分明确,野狂质拙的叶为点,飞白留沙的粗藤为线,水墨浓融的大冬瓜为面,画面远效果尤为强烈,咄咄逼人。在题材选择上,她不只倚重诸如梅兰菊竹等传统题材,而开发出不少自身所处地域特有的而传统绘画中鲜见表现的花果新题材,如《大果》、《八月》、《紫芒果》、《风调雨顺》画的是热带、亚热带特有的树菠萝、芒果、芭蕉,《蛋花飘香》、《南枝早芳》画的是东南亚特有的鸡蛋花、扶桑花,《暑月》、《美人蕉》画的是玫瑰、美人蕉等等。在审美格局上,形式与内容的独特综合形成其执拗鲜明的艺术个性,通观其画,无不显现出一种迥异于传统审美的现代意味,无论《生日快乐》、《静物》中类似于水彩画的构图,还是《生日快乐》、《夏天的快乐》、《睡了》、《好天气》、《风微暖》、《黑鸟多情》等命题透出来的新鲜气息,她总说,画画应让人不能视而不见,应让人见了不能忘怀。

  苏华原来一直画的是山水,画得扎实、绵密、完整,五十变法,一变而为大写意花鸟,简炼、浓重、真朴、纵情,有正气与大气。在艺术的道路上,在“打进去”与“打出来”的问题上,苏华总在极其认真地探索着,遵循自己内心的声音,勇敢地变化着,大刀阔斧地创造着,在自我完善中不断地将自己推向更高、更强!

  (本文作者为清华大学美术学博士,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院长)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苏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